冰翼_在很多坑之间反复横跳

冰翼
不想好好写文的咸鱼写手
想学习怎么画成年男性
3/4个洁癖,吃的cp不拆不逆

最近沉迷:
全职:伞修/周翔/双花
i7:89/17

—— 【雷安】那会在他的生命里划下最重的一笔

嘻嘻嘻嘻,我坚持了24小时,这算我赢了吧

雷安_反正迟早要掉马的_国庆活动:

Attention!!


#国庆七天乐活动文


#绝对没人猜得到


#写的很烂,ooc注意


#喜欢就表达的他,和爱却不敢爱的他的故事






01


用一个词形容凹凸大赛的第四和第五的关系?


对手,劲敌,宿敌,死敌,这可能是大多数人都可能说出的词了吧。


一位是放荡不羁,无法掌控,不会被任何事情束缚的海盗头子。


一位是遵从骑士道精神,保护弱小,以正义为荣的的骑士先生。


相反的性格,不同的三观,两位截然不同的人物。大家都很好奇啊,究竟是行使正义的骑士将海盗讨伐,还是无恶不作的海盗将骑士狩猎。


你问他们会不会有其他的关系?


怎么可能啊,那么格格不入的两人,也只有敌人的关系最合适他们了。


……


真的吗?


 


02


在凹凸大赛还没有开始多久的时候,那些高排名的参赛者就是各位休闲时谈论的话题。雷狮海盗团在众参赛者中算是恶名昭彰的一个团体,特别是作为其团长的雷狮,给那些被他们打劫过的参赛者都留下了阴影。安迷修作为在大赛里少有的正义人士,被他救过的人也都对其有着一定的印象。而这两位在排名榜上的积分增长也长期僵持不下,再加上海盗和骑士的身份差,使得他们经常被并列提起。参赛者的话题中每次一出现那个海盗头子,没两句就会自然而然的把正义的骑士拿出来做对比,在对这个世界的残忍无奈的同时,感谢上帝没有把窗完全关上,透了一缕叫安迷修的光进来。


雷狮刚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很不屑的,他见过很多口上说着正义,公正伪君子,当然最后那些人还不都是一个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违背他们曾经所说的话,或者倒在他的脚下请求自己放他们一条生路。当时还没有见过安迷修雷狮无疑就把他分入了这种人中,毕竟在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大赛中,谁还有心思管其他人的事情。


但是在他真正遇见安迷修的时候,却改变了他的想法。


棕色的发丝飘扬在充满战火的空气中,一双薄荷绿的瞳子死死地盯着自己的方向,带着戒备和警惕,还有毫不放弃的坚决。左手的剑横在身旁,将自己原来打算狩猎的猎物,那些参赛者护在身后。而另一把剑,则横在身前,剑锋的正朝自己的位置,剑身上缠绕着徐徐微风,但是这些微风一旦爆发出来,那也是无与伦比的狂岚。


什么倡导正义的骑士先生,只不过是一个怀抱着可笑幻想的蠢蛋罢了。雷狮不由嗤笑出声,没想到凹凸大赛中真的有种这种多管闲事的傻瓜,不过……真有趣啊,在这种踩着失败者的尸体前进的环境下,这位天真的骑士先生一败涂地,坠入深渊的景象,一定很有意思吧。


雷鸣响彻四方,闪电在云层中穿梭,空气中气流涌动,狂乱的暴风吹起两人的衣襟,却无法撼动他们分毫。狂雷和烈风的战斗就是如此激扬,青白色的电光在雷狮的锤子上闪烁,照亮雷狮带着血痕的脸颊,以及其因为这场战斗而上扬的嘴角。


“安迷修……就让我看看你的能耐吧。”


狮子找到了他心仪的猎物,就是那匹不屈的孤狼。


 


03


时间流逝,大赛也逐渐进入正轨,就算两人中有谁不愿意承认,但是他们的确是通过战斗了解到了彼此,甚至在一些巧合下,两人甚至还有一些和平相处的场合。


他们是宿敌,是敌人,战斗才是他们交流的主要方式,用狂风,用迅雷,用血,了解对方的意志,对方的坚持,每一次都是两人理念的碰撞,而在这种碰撞中也享受这种只有对方才能带给自己的,战斗的快感。
但是,雷狮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眼睛已经无法从安迷修身上离开了。


 


04


“喂,安迷修,我说过的,我会夺走你的一切,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你自己。”


将对方按在床铺之上,安迷修的双手已经被雷狮用自己的头巾捆住,穿过床头的镂空加以固定。他是海盗,不管想要的是什么,他都会不择手段的抢过来,即使对方是与他相对的骑士。


衬衫扣子一颗一颗的被解开,动作很慢,为的就是看清楚对方的表情。雷狮想知道,被一直称为恶党的自己上,安迷修究竟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不过就连雷狮也没想到,在经过刚开始的惊讶后,安迷修之后的表现却异常的平静。


“啧,要做就快做,别说什么没用的废话。”安迷修扭过头,故意不去看雷狮的眼睛,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只是如同接受了现实一般,但是这种反应却让雷狮想到了一种几乎不可能的可能性。


“喂,安迷修。”他带着一抹笑意低下头,温热的吐息洒在安迷修的耳垂上,充满磁性的声音如同恶魔的耳语,“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一瞬间的瞳孔收缩,加上眼中突然出现的慌乱神情,雷狮知道他猜对了。


他大笑出声,不知道是嘲笑的是对方还是自己,或者两方都有。真是没想到啊,大家都在宣扬的正义骑士,居然会喜欢上一个恶党,不过……对自己而言,这不是正好吗?


“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客气了。”


就让我把你的身体和心全部夺走吧。




05


虽然只有一小段但还是怕被和谐的……




06


雷狮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凌乱的床铺,无疑说明了昨天晚上的疯狂。睁开眼睛的第一刻,映入眼中的就是安迷修从地上捡起衣物并且穿起的姿态,看着他身上自己留下的痕迹,雷狮还调戏似的吹了一声口哨。


“怎么,一大早起来就想走?正义的骑士大人是想始乱终弃吗?”


不同于雷狮开玩笑的语气,安迷修的话语带着严肃:“雷狮,我们……还是不要有任何关系的好……”


“安迷修,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雷狮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收起了刚刚那副姿态。


“雷狮,这是错误的,这种关系不能再继续下去。”背对着雷狮轻轻摇了摇头,声音有一点颤抖,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呵,别自欺欺人了安迷修,我很清楚的,你明明也……”雷狮的火气有点上来了,本来以为已经抓在手中的猎物,却妄想逃出自己的掌控,声音逐渐变大,但就在准备说出那一点的时候,被打断了。


“够了!”充斥了整个房间的响亮声音,好像是不想听见雷狮说出接下来的话。“雷狮……我们是……不可能的。”已经穿戴好衣物的安迷修打开了房间的门,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看过雷狮。


“下次再见,我会讨伐你。”


随着门的关上,雷狮也一拳揍在床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就如同他本人的心情一般。


 


07


“大哥。”


“是卡米尔吗,怎么了。”


卡米尔从岩山后面走出,他看着坐在崖边,眺望远方的兄长。雷狮听到他的声音,回过头去看他,现在他的眼中,带着一份说不清楚的复杂感情,扰乱着他的思绪。


“大哥,放弃安迷修吧。”卡米尔又上前几步,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大哥就变得根本不像是大哥了,“别说帕洛斯,就连佩利都看出大哥最近有些不对劲了。”


雷狮沉默着没有说话,像是在犹豫着什么,卡米尔只能继续说下去:“安迷修是什么样的人,大哥最清楚了,他说出口的话……怎么可能反悔呢?”


“唉……”雷狮长叹一口气,朝着天空仰望了一会儿,随后再次看向卡米尔,“你是对的,这简直就不是我了,也许,是该放下了。”


他站起身,眼神变得坚定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模样:“走吧卡米尔,下次见到安迷修……就是最后一次了。”


 


08


凹凸大赛已经举行到后期,参赛者也已经寥寥无几,而这时候,雷狮和安迷修终于再次碰面了。他们没有食言,这是真的是一场决战,直到他们之间有一人倒下之前,都不会停止。


巨大的暴风席卷整个战场,呼啸着将碰到的所有物体卷入其中。刀光剑影,一黄一蓝两道影子穿梭与飓风之中,快到看不清,武器碰撞的声音比比皆是。


狂暴的雷电从云中劈下,目光可以看到的位置,全都被刺眼的电光占据。巨大的锤子上也带着强大的电能,每一击都是那么沉重,仿佛连巨大的岩石都无法承受得住。


惊雷与狂风的碰撞,彼此的元力还有体力都在逐渐损耗,不过这样阻止不了他们的战斗,即使没有元力技能,用拳,用脚,即使只能用单纯的肉搏,也要拼出胜负。


雷狮知道他可能已经快不行了,战斗造成的伤口还在留着鲜血,虽然对方也是一样,大量的出血已经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虽然现在还可以勉强支撑着一点,但是没办法拖延下去。他的雷神之锤已经因为没有元力支撑变成粒子消失了,而安迷修还留有一把剑,虽然其前半部分也已经断裂,变成粒子消散而去。


他被那把断剑抵着脖子,但是他的手也握住了对方的脖颈,手下可以感觉到血管在的脉动,只要用力,不要多少时间对方就会死亡,但是在那之前也不知道对方的剑会不会先划开自己的动脉也说不定。


 


09


要用力下去吗?


“雷狮,对不起。”


小小的水珠滴在脸颊上,从两边滑下。


最后感到是颈部的疼痛,和凑近的一个吻。



评论(1)
热度(218)
返回顶部
©冰翼_在很多坑之间反复横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