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翼_在很多坑之间反复横跳

冰翼
不想好好写文的咸鱼写手
想学习怎么画成年男性
3/4个洁癖,吃的cp不拆不逆

最近沉迷:
全职:伞修/周翔/双花
i7:89/17

—— 【雷安】宿敌十五题①初遇时的互不顺眼

【食用说明】
-网上找到的宿敌十五题,觉得很合适就写了
-我流雷安,私设有,可能ooc注意
-说不定不会按顺序写
-原作向,但是有过去捏造,坐等官方爸爸打脸
-这章完全没有恋爱只有互怼
-可能会跑题

 
雷狮和安迷修初遇的时候,就是他们一切恩怨的开始。
 
那还是凹凸大赛刚开始没多久的事情,所有的参赛者都在想方设法让自己的等级以及积分上升。而比起一些只能单独行动的参赛者而言,那些拥有团队的参赛者在刚开始的时候就拥有了一定的优势。
雷狮海盗团就是那些拥有优势的团体之一,不过比起狩猎怪兽这种对他们而言既简单又枯燥的事情,将别人的猎物抢夺过来才对得起他们“海盗”之名。因为凹凸大赛系统判定的问题,只有做出最后一击的人才能获得积分,如果是同一队伍中的成员,那么积分将会平分给所有成员,不过,如果做出最后一击的是其他的人,那么就是公然的抢夺了。
当然,海盗团的各位也不会特意为了抢怪干什么事情,但是如果只是正好碰到了其他参赛者的狩猎现场,那些因为其他人的攻击而受伤的怪物,对于海盗团而言,也就是一份送到门前的礼物而已。
但是,这一次却和以前不一样。
 
“加油!好不容易遇到一只落单的铜角犀,只要拿下它我们组中又有人可以升级了!”
践踏平原,几男几女组成的一个团队正在攻击一只落单的铁皮铜角犀,铜角犀因为接连受到好几人的攻击,即使是其厚实的防御也很难在围攻中撑下去,只凭着最后的一口气寻找着活命的机会,然而那也是无济于事。就在它即将变成这些参赛者的积分的时候,一道苍白色的雷电从天而降,径直劈在铜角兽身上,本来就半死不活的铜角兽瞬间就死在了这雷电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之下。
“是谁!是谁抢走了我们的怪!”“你有本事抢怪你有本事出来啊!”“卑鄙!”
团队一下子就乱了起来,接连的喊叫着,发泄着他们的怒气,不过本来马上就要拿到手的积分突然就被不知道是谁的人抢走,也难怪他们会那么愤怒。
“恭喜参赛选手雷狮,你击败了……”
就在附近的一个山丘上,响起了裁判机器人的声音,团队的成员循声望去,一个扛着巨大锤子的身影就站在那边,然而他好像完全没有听到那些喊叫一样,只顾自己在控制屏上操作着。
“喂!那边的那个小子,就是你抢走了我们的怪物……哇呜!”
团队中的其中一人出声叫道,但是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雷就打在了他的脚边,将他吓得直接摔倒了地上。
“等一下……刚刚那个裁判机器人说的是雷狮对吧……说到雷狮的话不就是那个恶名昭彰的雷狮海盗团吗!最近在排行榜上升级很快的那个队伍!”
另外一位女性貌似是想到了什么,捂着嘴一脸惊讶的看着那道身影,只希望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呐?挑衅雷狮海盗团的结果,你们想知道吗?”
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整个小队的人感觉自己如同被一座大山压着,一种就如同在死亡线边上徘徊的感觉。


“明明是个强者,这么以大欺小不太好吧。”
从一边传过来了一道新的声音,随之走过来的是一个手持双剑的身影,他径直走入了雷狮和小队成员之间,回过头对其他人说道。
“各位,为了你们的安全,我推荐还是尽快离开比较好,前面这个人,很危险。这几位美丽的小姐,很抱歉在下现在暂时无法成为你们的护花骑士,不过,还是祝愿你们能够安全的离开。”话音落下后便直视着前方,与面前的雷狮对峙着。
“哦?我倒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碰到敢于挑衅雷狮海盗团的人。”像是对此产生了兴趣一样,雷狮带着玩味的眼神打量着对方,“虽然以前也遇到过挑衅的家伙,但是那些也都只是些弱鸡罢了,不过你的话,看起来还是有些实力的嘛,喂,你叫什么名字?”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毫不畏惧的迎上了雷狮打量着的目光,安迷修说道,“我知道你,那个传言中无恶不作的雷狮海盗团的团长,雷狮。”
“骑士?这种故事中幻想的玩意居然还有人相信?真是让我笑掉大牙。”雷狮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在这种随时都可能会互相残杀的游戏中保护其他人,这就是你所谓的正义感。而你保护的那些人,他们可是完全没有管你的死活就走了哦,甚至连你的名字都没听到,在我眼里也不过只是个放过一堆会移动的积分的笨蛋而已。”
“我的骑士道是从师父那边继承的,你还没有可以评论它的资格。帮助弱者本来就是骑士的职责,我从来都没有妄想过得到谁的恩惠。”安迷修的眼中没有任何的迷惑和迟疑,只有认真并且自信的光芒,“而且,因为规则允许就去恣意杀害弱小的人,在我看来可是最为低劣的行为。”
“那么看来我就是你眼中的的那种最低劣的人了,看到好处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机会就要上……这就是我们宇宙第一的雷狮海盗团。”将雷神之锤举起指向安迷修,带着唯独属于他自己的狂妄、嚣张的笑容,“横行霸道才是我们的本职,我们的自由,而某个装模作样的白痴,却只能让我恶心而已。”
“……说实话我本来还是想劝导你们一下的,但是……”将名为凝晶和流焱的双剑交叉在身前,虽然是防御的姿势,但是也方便在对方攻击之后进行反击,“看来只能进行讨伐了,对于像你这种,已经完全无法回归正道的——恶党。”
 
万钧的雷霆交杂着冷与热的旋风,连带着武器碰撞所产生的火花,如同龙卷风一般,唤起腥风血雨。交锋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武器相撞所产生的清脆响声,却恰好和雷还有风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宛如一阵交响曲,这是属于战斗的交响曲。就这样难分难解的好几回合之后,两人却很有默契的都停止了攻击,本来整齐的衣服都在战斗中有所破损,血痕及淤青从破损的地方显现出来。实力相差无几的两人,虽然与对方势均力敌的战斗也让他们感到兴奋,他们都很清楚,如果再这样打下去也只会两败俱伤,让其他的参赛者捡了便宜。
“安迷修对吧,我记住这个名字了,这次就先放过你好了,不过你给我记住,你迟早会由本大爷来打到”
“谁打倒谁还说不准呢,雷狮,以骑士之名,我绝对会讨伐掉你们这些恶党”
 
多管闲事装模作样的骑士道白痴。
欺负弱小不讲道理最恶劣的恶党。
 
你只能由我来打倒/讨伐。

评论(6)
热度(60)
  1. 除了天草什么也不想干冰翼_在很多坑之间反复横跳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冰翼_在很多坑之间反复横跳 | Powered by LOFTER